首頁 > 家具相關知識 > 市場下行倒逼定制瞄準整裝,風口下未來轉型機遇何在?

市場下行倒逼定制瞄準整裝,風口下未來轉型機遇何在?

時代的發展瞬息萬變,其變革速度永遠超乎常人想象。

大概從2015年開始,定制家居就已逐漸成為行業焦點,在當時家居市場經濟形勢不佳的情況下,衆多企業尋求轉型,開始挂上“定制”招牌,并紛紛湧入定制市場,甚至一些品牌在名稱中也加上了“定制”二字。當然效果顯而易見,定制産業在2016年逆勢環境下竟依然保持了30%的平均增速,可見當時定制産業的出現拯救了家居市場,也成了時代當之無愧的“救命稻草”。

但無奈好景不長,在看到定制家居的巨大市場和發展紅利後,越來越多的企業都想進來分一杯羹,然而這樣如“洪水猛獸”般的大肆湧入行為也擾亂了原本發展勢頭良好的定制市場,導緻近兩年中各大企業的消費增長都在萎縮。據數據顯示,2019第一季度,九家上市定制家具企業的平均增速銳減至9.33%,營業收入、淨利潤增速雙雙呈現斷崖式下跌。處在第一梯隊的頭部企業尚且如此,後部的定制品牌的境遇可想而知,絕大部分也都面臨不同程度的增長瓶頸,甚至生存難題。

為什麼出現這種情況?

内部:群雄亂鬥,惡性競争

一方面,定制行業已經在市場的“考試”中順利“畢業”,處在觀望期的中小公司看到了定制産業的迅猛增長,也感受到了消費者對定制的需求與認可,便展開了大規模壓境攻勢。對企業來講,轉型升級無可厚非,甚至值得支持與鼓勵,但市面上大部分打着“定制”旗号的企業并沒有搞清“定制”模式的運作精髓,隻是在表面挂上“定制”的招牌,私下裡依然照葫蘆畫瓢的做着流水線式的标準化産品,以至于與真正“定制家居”的定義風馬牛不相及,不僅影響自身口碑,也毀壞了定制行業的“一鍋好粥”。

另一方面,頭部品牌大量的産能布局迅速瓜分了市場份額,部分中小企業或者剛入行的新企業無法與頭部抗衡。沒辦法,蛋糕就那麼大,别人占的多,留下的自然就少了。一些不良商家為了規避資本、規模、速度、團隊、技術等劣勢,隻能以價格戰方式帶動市場活躍性,但由于産品品質與技術實力的限制,劣質産品的層出不窮反而導緻消費者逐漸流失,不僅讓頭部企業不得不加入價格戰争,也讓整體産業的毛利率不斷壓縮。

外部:政策影響,跨界施壓

作為房地産下遊産業,家居行業跟房地産密切相關,甚至相互依存。但随着國家嚴格的“限購”與“限貸”調控政策,及自住房全面實施全裝修成品交房的影響,對本身就面臨發展困境的家居行業無疑更是雪上加霜。

據國家統計局發布數據顯示,2019 年1—5月份,商品房銷售面積55518萬平方米,同比下降1.6%,降幅比1—4月份擴大1.3個百分點,其中住宅銷售面積下降0.7%。商品房銷售額51773億元,增長6.1%,增速回落2個百分點,其中住宅銷售額增長8.9%。從這些數據不難看出,當前新房交易量下降,成交依然慘淡。而家居作為其下遊産業,房屋交易量低下必然會影響家居市場利益。

另外,精裝政策的出台對定制行業可以說也是一把“雙刃劍”。首先,地産商對精裝屬于新涉及的“業餘”領域,常見的地産商會與裝企及定制家居企業合作,這也成為定制家居企業的一個新的增長點。但是多方要真正實現共赢并不簡單,往往處于一種“博弈”的狀态,畢竟地産商是曾經的“老大哥”,現在若與裝企及定制家居企業合作,必然會影響他的成本與利潤。在這樣的情況下,部分地産商為減少精裝成本,也開始深入定制及家裝産業,這就對原有的定制産業帶來強大沖擊,畢竟精裝已經壓榨了後市場份額,再堵上與地産商合作的“道路”,那就真是窮途末路了。

整裝風口該如何走?

激進派:定制企業做家裝不難

群雄并起,江湖亂戰。無論從經營現狀與規模擴張來看,還是内、外部的環境影響來看,目前定制家居企業要面臨太多壁壘,遭到不同跨界市場的強勢擠壓。面對多方面的“圍剿”,未來定制家居行業必将進入洗牌階段,轉型者與跨界者也會如雨後春筍般湧現。

當然,新時代的到來一向不是大魚吃小魚,而是快魚吃慢魚。随着新技術的快速發展以及消費升級的驅動,當下定制産業的頭部入局者這已經意識到問題的嚴峻,紛紛開始尋找下一個突破口。而未來産業的增量空間有限,那麼跨界延伸也許不失為一個發展良策。于是,大家紛紛把目光聚焦到了整裝領域,并開始加速産業的布局腳步,堅信它将成為下一個如同“定制”般的風口。

作為激進派的代表,尚品宅配總經理李嘉聰也曾在采訪中表示,從理論上說,未來全屋定制和家裝的邊界越來越模糊,能做好全屋定制的企業做家裝不是什麼難事兒。如果全屋定制企業能夠将智能制造、虛拟安裝、物聯網供應鍊管理、多工種塔台式管理應用于家裝業務,那必将給家裝企業帶來一場全新革命。

此外,瑪格董事長唐斌也曾提出過相同觀點。他表示,任何時候,技術的成熟會催生行業的變革。全屋定制企業做家裝隻是時間上的問題,解決的關鍵點是耐心地等待和推動,去迎接這個行業、引領這個行業。當未來出現更多新工藝、新材料以及新施工方法時,全屋定制企業做家裝會具備更多家裝公司無法比拟的優勢。那個時候,家裝公司也行反而隻是全屋定制的一個入口。

行業從不缺乏創新者。筆者近日了解到,司空科技将于2019年7月9日召開“司空新家裝發布會”,就是要讓全屋定制家居企業簡單快速做家裝。到底是一種怎樣的平台模式讓司空新家裝有如此底氣?能否推動我國家裝行業的疊代與升級?帶着問題我們到時候一起一探究竟。

審慎派:跨界家裝要慎重而行

就像任何一種産業的疊代,都需要經曆一段較長的市場教育期。其實現今不少“激進派”代表已經走上定制轉家裝的變革之路,但卻并不像理論上的一帆風順,在後續的實施過程中也存在多變的“艱難險阻”。

廣東省全屋定制協會、廣東衣櫃行業協會秘書長曾勇曾在采訪中表示,全屋定制企業做家裝的難點在于,在真正落地時需要打通水電、材料、流程控制等一些列問題,要有效組織,保證施工質量和進度,工人的組織和培訓,與全屋定制整體做配合,整合所有供應鍊行程一個閉環。

此外,愛空間CEO陳炜也曾發表過相關看法,認為定制轉型家裝要面臨三大問題。首先,有流量的公司轉型做家裝沒有絕對成功的模式。其次,雖然全屋定制企業在生産管理的優勢很明顯,但是裝修的工程管理方面很難複制。最後,在品牌認知方面,消費者很難講全屋定制等同于家裝。

定制與家裝融合成趨勢

長遠來說,全屋定制或許完全有能力做家裝。首先,全屋定制的櫥櫃衣櫃就屬于整裝的範疇,二者之間有必不可少的相通點,而相比于傳統裝企,全屋定制在櫃體以外的其他軟裝部分更是有得天獨厚的優勢。同時,全屋定制天生就是運用信息化的高手,能夠充分地利用信息化來進行各項管理、流程疏通、人員把控、數據分析,這都是全屋定制比較成熟的方面。此外,相比于傳統的家具産業,家裝的設計能力是家具企業無法企及的,但全屋定制不然,他在“定制”的過程中必須要涉及空間的規劃設計,這一點與裝企設計相重合,它既能實現産品的制造能力,又兼具裝企的業務服務能力,包括量尺、複尺、深化,以及售後的安裝服務,實現“量體裁衣”,所以完全能夠實現無縫跨界,既能标準化,又能個性化,讓消費者省心、安心、放心,達到拎包入住的效果。

未來全屋定制與家裝很可能是一個相互融合的過程,定制企業應該運用互聯網思維,以信息化手段把裝修各個環節量化,做智能節點控制,施工盡量外包,指定主材,流程監督,把握一個精準的客戶層面去推廣,鎖定一個類型的産品做大做強。

不可否認的是,未來已來,定制與家裝融合化趨勢已勢在必行。但在生态鍊之争的背景下,各個節點都必須重視自身的能力,也還有很多需要慎重思考的問題。而對于全屋定制跨界家裝,不僅要整合資源,還要整合供應鍊,同時還需要整合交付能力。

網址: 市場下行倒逼定制瞄準整裝,風口下未來轉型機遇何在? http://caifu13872.cn/zhidaoview7220.html
家具相關知識分類導航